注册 登录
光明社区 返回首页

yongguo6626的个人空间 http://blog.gmw.cn/?4216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雷雨》解读

已有 508 次阅读2013-11-5 15:48 |系统分类:文学

《雷雨》是曹禺先生的成名作。过去我们本着传统的阶级观念,在分析人物时,将人物分成资产阶级的资本家周朴园和鲁大海、鲁侍萍之间的阶级斗争的剧本。我们也总是将鲁侍萍的遭遇归咎于周朴园的始乱终弃。如果仅仅是这样,《雷雨》也就不成《雷雨》了。雷雨之所以具有持久的生命力,不仅仅因为他高度的艺术概括力,而且还因为蕴含在作品中的深刻的情感基调,这种基调使得雷雨具有了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曹禺先生曾多次谈到他的《雷雨》,他说《雷雨》是一首诗。对此,我们应该怎样理解呢?就外在的剧情来看,《雷雨》的确有这样的矛盾冲突存在,但是这种内在的矛盾冲突只不过是造成人物命运的人物的广阔的社会背景,它构成了人物命运的悲剧性结局的一个方面。但是更主要的是曹禺内心的那种青春的热血与社会的冷漠,以及人的内心的那种强烈的要冲破枷锁,挣脱束缚的愿望,那种在社会面前人的无能为力和人的内在心里的黑暗的冲突,就构成了整个剧本的矛盾冲突。《雷雨》整个的充满了一种诗一样的思想情感基调,但是,每个人都在极力的压抑着这样的感情,最后,命运之神无一例外的让他们走向毁灭。

雷雨是一首诗,的确。首先,创作《雷雨》时的曹禺先生还很年轻,但是,曹禺所处的社会又极其动荡。青春的潮气蓬勃与现实社会生活的死气沉沉,造成了他内在心里的矛盾冲突,这种矛盾冲突使他倍感压抑。冲决一切束缚,得到彻底的心灵自由和人性的自由,就成了《雷雨》这部作品的情感基调。这种情感基调就行成了雷雨这部作品的人物处在一种郁热状态。每个人都有火要喷射,但是每个人都找不到喷射的口。

曹禺不是宿命论者,但是在他的《雷雨》中让我们却读到了一种宿命的感觉。青春的热血与现实的冷酷构成了剧烈的矛盾冲突,使得剧中的人物都处在一种郁热状态,都有一种要摆脱命运的摆布,冲决生活的牢笼的强烈的愿望。而当这样的愿望不能在现实社生活中得到现实的时候,他们一个个走向了毁灭的道路。

从阶级的观点来看,鲁大海和周朴园等周家的矛盾的确是阶级矛盾。但是,这仅仅是外在的、表象的矛盾,最根本的还是建立在社会不平等基础之上的人与人之间的矛盾。这种矛盾构成了《雷雨》的戏剧冲突。鲁大海恨资本家的周朴园,但是,当工人的罢工以失败告终,同志的变节,妹妹又与周萍之间的那种关系,使他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爱恨交织,他像一头迷失了方向的羔羊,不知道朝哪个方向走。所以,最后,他只能黯然消失。阶级之间的恨已经变成了无可奈何地复杂的情感纠葛,此时此刻,也许他恨,但是他的这种恨已经失去了目标,没有了对象。

作为繁漪来说,繁漪炽热的爱着周冲,但是周冲呢,迫于传统的伦理道德的约束,始终背负着一种罪恶感。他深爱着四凤,但是他又逃不脱与后母通奸的那种负罪感,同时,繁漪的纠缠,让他感到他想逃离,但是他能逃到哪儿去呢?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为他提供一个能够让他的灵魂安身的地方。最后他只能走想毁灭,也许只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

我们再来看周平,他深深的爱着四凤,但是四凤却爱着周冲,当他得知自己爱的是自己的各个索爱的女孩子的时候,他自然也难以承受这样的打击。对于繁漪来说,后母的身份都使她永远摆不脱的枷锁。他像是被球在笼子里的小鸟,

的确,阅读完《雷雨》,让我们感受到的是一种深深的震撼。这种震撼来自于剧本中的人物的那种强烈的情感的冲击力。在《雷雨》中,每个人都处在一种情感高度的兴奋状态,他们的内心似乎是一座即将要喷发的火山口,他们有无限多的东西要向人们倾诉,但是他们找不到倾诉的对象。他们的内心都处在一种剧烈的矛盾冲突之中,他们似乎有许多的情感需要表达,有许多的东西需要发泄,但是他们却找不到发泄口。

        在剧本中,周朴园是一个特例。他似乎没有情感,显得有点冷酷无情,即或是周朴园这样的人,看起来他很少说话,但我们从他很少的话语中还是能够感受到他内在的心理冲突。作为周朴园这样一个所谓的贵族子弟,这样一个所谓的资本家,在剧中他的语言并不多,他的性格似乎有点古怪,有时候似乎有点冷漠,冷漠的似乎有点不近人情。但是,如果我们看到他看到鲁侍萍以后的那种心理状态,那么我们就不能不说,他失去了鲁侍萍,但是他的内心并没有失去,他的对鲁侍萍的怀念深深的刻在他的内心,是他挥之不去的伤疤。他留存着鲁侍萍身前的一切东西,他保持着鲁侍萍生前的物品,甚至他还保持着室内鲁侍萍喜欢的装饰风格。所有的这一切,并不是我们原来所分析的那样时他的虚伪的表现。人已经死了,他要做给谁看呢,显然只能是他自己。他的古怪的生活习性和性格,都与这有很大的关系。我们看不到这一点,就不能真正理解周朴园这一人物形象内在的丰富性和复杂性。也不能触摸打他灵魂深处的那种忏悔意识和赎罪心里。

我们过去从阶级分析的方法出发,认为周朴园对鲁侍萍的怀念是虚伪的,是自我救赎的一种表现。他们的根据自然是鲁侍萍来到周家,当周朴园知道鲁侍萍还活着的时候的那种失态的表现。当他知道眼前站的这位就会自己深爱的鲁侍萍的时候,他的表现有些失常。他以为鲁侍萍回来是要讨个公道的,急忙问他要什么。

作为一个正常的人,他都会有这样的表现。何以这样说呢?他现在的身份不容许。他的地位,他的家庭都不容许再有什么风波出现。他已经去了妻子,现在鲁侍萍有找上门来,它处在社会的风口浪尖上,矿上的斗争是那样的激烈,已经让他焦头烂额,现在面对侍萍,他不希望自己的家庭再闹得鸡犬不宁。另一个方面繁漪并没有得到周朴园的爱,真正的爱。繁漪之所以会出现和周萍之间的那种关系,繁漪的内心之所以会出现那样的心理状态,其关键的因素就是他自己很清楚周朴园对他的爱并不真实。他也知道周朴园还在想着那个鲁侍萍。

似乎这里就可以看出他的虚伪。但是,如果我们看看他后来的表现,也许我们就不会产生这样的看法了。他准备一些钱给鲁侍萍寄去。这里既有补偿鲁侍萍的一面,但是更为关键的是从中我们可以看出他对鲁侍萍的那种真情。他没有必要做假,也没有必要虚伪。人都死了,他还虚伪个啥。

从鲁侍萍这个角度来看,他确实对周朴园充满了怨恨,但是,他并不恨周朴园。作为一个下层妇女,他知道自己和周朴园的结局只能是那样。这是社会环境造成的,并不能怪周朴园。他走进周公馆,他看到那些自己熟悉的东西,他的内心其实是很痛苦的,这些东西勾起的是他第往事的亲切回忆。鲁贵质疑人物形象作者之所以写的那样多,主要也是为了承托鲁侍萍的命运的悲惨,他是心酸的,是忧伤的,

从小说之中我们看不出多少阶级斗争的内容,周朴园抛弃了鲁侍萍,这看起来是一个富家少爷诱引下层侍女而是其走上毁灭道路的故事,但是,在周朴园来说,他的抛弃鲁侍萍并不是他内心的真实的意图,这里面有许多社会的因素在里面。这里让我想到了托尔斯泰的复活。周朴园对鲁侍萍一直有一种悔罪的心理,而且这种心理一种成了他心灵上的一道越不过的坎。这可以从他一直保持着鲁侍萍的东西,一直保持着鲁侍萍过去生活的习惯。它原封不动的保存着诗评的东西。他常常让人打开窗户,等等,都是如此。他一直生活在鲁侍萍的阴影之中而不能自拔。繁漪和他是貌合神离,他对繁漪也并没有真正的感情,因为他的心已经给了鲁侍萍。这一点鲁侍萍不是不知道。特别是他来到周公馆,和周朴园会面以后,他知道了周朴园并没有忘记他。其实他已经在内心原谅了周朴园,再后来鲁大海决定要干掉周家人的时候,他极力阻止。这里并不仅仅是因为有他的亲身骨肉的原因,主要的是他知道造成他们这样的命运的是这个社会,这所谓的一种命运。我们从周朴园的表现可以看到,周朴园并不是一个罪恶的人,它是按照他既定的生活轨道来生活,调整自己的命运也并没有掌握在他的手里,而是一种命运的安排。

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因此,在曹禺的作品中,《雷雨》无疑是一部青春剧。曹禺不是一个浪漫主义者,他是一个现实主义这,他是以一种悲剧性的情怀,站在一个制高点上,看取人生社会,将人的内在心里的矛盾冲突通过社会的矛盾冲突表现出来,从而具有一定的社会意义。所以他的作品更多了几分冷峻与清醒。在他的作品中,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社会给人的命运所带来的巨大的伤痛,更主要的是他看出了人在社会之中自身力量的微弱与不能掌控自我命运的悲剧,这种悲剧既是社会的,又是个人的。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闭

今日关注上一条 /8 下一条

返回顶部
103